TOM首页 > 新闻 > 正文 TOM新闻news.tom.com

王后军忆昔日带队经历 他才是职业化改革带头人

时间:2009年02月15日 14:23:36

  也许很少有人知道,从未在足协谋过职位的王后军其实正是中国足球体制改革的领头人。 在1992年的红山口会议上,与会的200多人中,只有王后军一人拿出了一份详尽的《中国足球俱乐部体制改革可行性报告》。

  “当时袁伟民问我,中国足球为什么要职业化?他说,中国排球和足球是一个体制,为什么排球出成绩了,可足球却一直出不来?我说,原因很简单,因为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排球队都是业余的,我们胜在专业优势。但足球不同,凡是足球发展得好的都是职业化了,如果我们还是靠专业优势根本没法和人家比,所以我们也必须职业化。”王后军说。

  “可惜,中国足球后来的路走歪了。急功近利,只顾眼前,完全偏离了整个改革的初衷。”王后军为中国足球的现状痛心,甚至在十多年前差一点被中国足球职业化后的不良环境气出了一场大病。

  “说是体制改革的领头人,可真的改革之后,我就几乎没有再当过主教练。”王后军说。体制改革的第二年,上海组织浦东队参加乙级联赛,王后军担任球队主教练,并率队以第一名升入甲B。但王后军随后却主动辞职了,原因是他和俱乐部老板在足球的认识上有分歧。“当时也是个私人老板,我觉得他是在搞生意,不是在搞足球。”王后军说,“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就是要把足球当成自己的事业来做,所以有很多事情都看不下去。”

  1997年,王后后军曾受徐根宝的邀请,到广州松日队短暂担任过领队。后来,上海某家公司赞助了一支球队,请王后军去当主教练。可王后军去了一个月后,又辞职了。“运动员的素质和老板的思维都让我没办法再干下去。”王后军说,“按照我的性格,如果我是主教练,那么足球方面的事情都得听我的。我没有办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在退下来后不久,王后军得了一次小范围的心肌梗塞,此后他便一直在家休养,至今仍无法进行剧烈运动。“我彻底死心了,我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当教练了。”王后军说,“有些老战友遇到我,替我不值。他们说,中国足球最容易赚钱的时候,你却什么也没赚到。我后来想想,幸好没去赚这个钱。以我的性格,在中国足球那种环境下,免不了要生很多闷气。我想那次的心肌梗塞,就是因为生了太多闷气。真的很危险,我想如果再晚些退下来,恐怕现在这条命都没了。”

  曾坚决反对王海鸣

  2002年,林志桦在上海女足走马上任的时候,曾邀请自己的恩师王后军担任球队的顾问。 “林志桦当时是第一次当女足教练,没有经验。而且不少老队员开始退役,球队的情况也比较困难。前三年他几乎遇到什么问题都要来问我。”王后军一去就是四年,他和女足的渊源也由此开始。

  2005年在昆明,当时分管女足的中国足协领导薛立邀请王后军谈谈对女足的看法。王后军依然还是那种不怕得罪人的性格。“当时是王海鸣在带中国女足,这个教练不行,我觉得他的思路不对。”王后军说,“王海鸣那个时候喊了一句口号,说要在中国找几个普林茨。这根本就是不懂足球的表现。中国人的体质先天就不是普林茨那种类型,身为教练,所要考虑的不是中国有没有普林茨的问题,而是在中国人的身体条件下,应该怎样去把比赛踢好。”

  “当时薛立的观点也是认为中国女足身体太弱,和欧美的强队无法抗衡。所以要大练身体和力量。”王后军说,“其实,身体素质从来就不是中国足球的优势,光练身体和力量就能把中国女足变成德国女足了吗?训练确实很重要,但是能把矮个练成高个吗?能把速度慢的练成速度快的吗?中国女足一直以来的优势都是脚下技术细腻,头脑灵活。这才是我们的长处。这一点不能偏离。”

  说起现在的中国女足,虽然重新回到了技术路线,但王后军依然觉得可惜。“中国女足真的挺可惜的,浪费了不少时间。我发现几任主教练都没有很好地解决防守的问题,而这恰恰是最近10年来世界足球最大的一个发展。我们和日本女足的差距也就在这个环节。”

  办足校 只收费150元/月

  一场大病后,王后军虽然没有再当教练,但他依然心系中国足球的发展。 “职业化以后,俱乐部不搞青少年足球,体校也不办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足球学校,可是收费贵得吓人,一个月要几千块。这等于把一些喜欢足球但家里比较穷的孩子挡在了门外。”王后军于是在1998年以自己的名义办了一个青少年足球培训班,一个孩子每月收费150元,后来略微涨价到200元。

  王后军办培训班的思路和当时的其他足球学校不同,训练完全在孩子的课余进行。“正常的上学读书是很重要的,我不想误人子弟。因为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踢得好,也不是每个踢得好的孩子将来都能成为球星。”王后军认为孩子开始踢球的最佳年龄是6岁,于是他到各个小学附近的幼儿园去动员。如果有孩子喜欢足球,家长也支持的话,就可以到培训班去学习。“培训过程中,有些孩子的确有天分,他越踢越来劲。而另一些孩子,自己踢得不好也就不再踢下去了。”

  “最初联系了十几所小学,说实话我也没有多余的钱去给这些学校,所以全靠校长对足球事业的支持。给孩子们上课的教练也都是以前在体校踢过球,但后来没有再踢球的人。当时经济状况不好,我也算给他们谋了份工作。”王后军的培训班最多曾有过800个孩子可供选拔。“你想,全上海要是有10个我这样的培训班,上海足球的群众基础就很扎实了。”王后军说。

  不过现在,王后军的培训班虽然还在办,但只剩下了四所合作的小学。有些是因为失去了热情,有些则自己开始搞足球培训。加上王后军之后有四年时间都在上海女足担任顾问,也无暇管理培训班的工作。“我的培训班总体来说,只能做到收支平衡。最初几年,我每个月自己还能拿到3000元的收益,但后来我也再没有从中拿过钱。我现在觉得比较愧疚的是那些还留在培训班的教练,十年来他们的工资从没
...

36
31